書封    

小說《一人靜》作者「譽田哲也」,記得有出版社才在不久前推出備受爭議的犯罪小說《野獸之城》,特別殘酷的殺戮情節教我留下深刻印象;他的新著作《一人靜》則由數篇乍看之下互不相關的犯罪短篇聯綴而成,以複數敘事視角描繪少女「伊東靜加」--宛如從不同樓層檢視建築物--在日本已改編拍成日劇《ヒトリシズカ》(有毒植物名,劇名譯為:一人靜、銀線草、獨靜加)活躍於銀幕。

《一人靜》似乎共有六篇與「伊東靜加」有關的案件,這回我參與的試讀單位別出心裁將內容均分兩份,然後要求試閱者倆倆組隊報名,各自負責閱讀一半篇章後共同側寫女主角……側寫嫌疑犯?令人聯想起電影中聯邦調查局「罪犯側寫單位」大顯身手的情節,我不禁躍躍欲試隨即決定拖強力格友丫芬下水報隊參加--隨後我收到〈闇重〉、〈螢蛛蜘〉與〈罪時雨〉三篇試讀檔。

靜

首篇〈闇重〉描繪的是在東京都小金井市發生的「小金井市東町黑幫成員槍殺案」,一位黑幫成員於槍擊事件裡身中四槍死亡,受害者是名以強暴、毒品、拍下裸照片等下流手段強迫少女賣春的黑道份子……說實在話,這般無良角色多死幾個更叫人額手稱慶啊!

不過日本終究是法治社會,在法律翼護下大部份(?)的人平等,於是警察組成專案小組大陣仗調查事件原委,高效率查出開槍的凶嫌,經查罪證確鑿無明顯可議之處就此結案;唯一有疑之處,是辦案人員留意到受害者致命傷的射創(槍支射擊生物體形成的創傷)狀態可疑--似乎是經某種手法加工後致人於死--根據線索剝絲抽繭,國中女生「伊東靜加」名字首次登場,但是她已經隨槍擊事件失蹤在黑暗裡……

靜

次篇〈螢蛛蜘〉建構在「梅島三丁目修車工命案」事件上:飆車族出身的小混混被人刺傷,其中胸部深達心臟的刀傷導致被害者大量出血死亡;事發後凶手引咎自殺,警察循線發現殺人動機與小混混跟蹤、強暴超商店員小姐有關,犯罪事證俱在凶嫌也死亡,警方順利結案。

問題是這個案件調本中有幾個啟人疑竇之處,探查後發現慫恿凶手刺殺小混混、扮演「惡魔的呢喃」般角色的幕後人物,竟是刻意虛構身份的幽靈人口……「伊東靜加」再次現身調查人員之前,但旋即握著把點二二口徑手槍脫身、再次隱沒於黑暗當中。

靜

第三篇〈罪時雨〉則發生於「北野臺四丁目殺人命案」之中,以時序而言是三部曲裡最先發生的事件,當時「伊東靜加」是個才國小二年級的小女生而已,卻已身陷家暴問題裡:靜加的媽媽養了個吃軟飯的暴力男友,不但家暴還涉及非法影片製作與販賣,而且他像天底下所有厲害的小白臉一樣糾纏不清,幸福生活對靜加母女而言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幸好」這時暴力男友給仇家殺了。警方偵察後發現靜加雖然也在凶殺現場,但因為年紀小不及通報救護車導致暴力男流血過多死亡,並無可疑之處結案。但是事情有這麼單純嗎,可不見得!幾年之後證據浮上枱面,證明有人年紀雖小就已經歷了可怕的人性黑暗面,不但學到「以眼還眼」、「伸冤在我」的暴力人生觀並學會操縱人性……靜加日後在眾多殺人事件中其實都不是主要加害者,但似乎完全不介意推波助瀾或補上臨門一腳,也足夠聰明到總有辦法全身而退,幼時的坎坷命運形塑出靜加狡黠殘忍的「天份」。後生可畏!

靜

名字在殺人案件水面下一再出現的靜加,據辦案警官描述是長相猶如日本娃娃的美女:一頭秀髮烏黑筆直、皮膚白晰如雪,然而給人冷冰冰的印象;後來同位警官見到靜加的另一面,這回卻形容靜加為「令人毛骨悚然,非常邪惡……」美少女「變臉」的情節令人想起日本鬼故事裡,美女們不是都會搖身一變成為滿口利齒的妖鬼嗎?我不禁生起如此感觸。

看似無辜的純真美女,有著不為人知的幽闇邪惡一面!我之前在電影《思維空間》(Mindscape)的美少女「泰莎.法蜜嘉」,或《孤兒怨》(Orphan)中的偽少女「艾絲特」身上一再體會到……雖然我們每個人心中多多少少都覆藏了負面的想法,但有的人心中充滿了無盡扭曲的惡意……欸!所以說不能在東京日本橋隨意搭訕美女啊,誰曉得帶回家的是不是就是另一位「伊東靜加」呢! 

<一派狐言> 原本我預備在父親節週末閱讀木馬文化提供的《一人靜》電子檔,可惜蘇迪勒颱風來襲,我家在父親節這天停電了一整天,就算復電後也不時會無預警突然斷,於是我延後了《一人靜》的閱讀計畫。還是紙本書給人實在的存在感不是嗎?      

《一人靜》中文書封  

【《一人靜》,兩人寫,拼湊「她」的真實樣貌】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5176943836323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赤匪狐 的頭像
莫赤匪狐

哪狐不開提哪狐

莫赤匪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