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之圓缺》  「我願向君誓,阿蘇煙已絕,萬葉集已滅,我心仍向君。」    

2017 年日本作家佐藤正午,以長篇玄奇小說《月之圓缺》(月の満ち欠け)榮獲「直木獎」榮譽,他敘述的是發生在日本疑似「轉世」、「重生」超乎正常框架的奇妙事件,不過就故事主軸來說這其實是「愛情小說」:女主角懷抱銘心刻骨的情緣未了,當生命消逝之際重覆轉世繼續未完的心願--就像月亮般陰晴圓缺般一再輪迴轉世重來!總的來說《月之圓缺》在某種意義面都快可以歸類為恐怖小說…… 

小說《月之圓缺》的女主角是四個休戚相關的女性,所以如果未來要改拍成電影或電視劇女主要找四個?這四個女主角此滅則彼生從來不曾共存於同一個時刻,彼此之間猶如季節交換、日月交替般的存在;不變的共同點是這四個都喚做「琉璃」……幾乎可以將她們視做同一個女孩,所以由一個女主角飾演四人其實也不錯!

同樣巧合的是女孩們的父母、親朋巧合地多少都有些親疏或重覆關係,使得在回溯彼此關係淵源時益發綜橫複雜……女兒不是女兒、小孩不是小孩波及一堆無辜。四個琉璃的故事,任性串起縱貫三十年愛恨糾葛。

images (3)

女孩「琉璃」名字的來由,是從「琉璃與玻璃,見光都生輝」的格言而來,前後「四代」的琉璃即以此為暗號先後接棒在世,她們分別是:正木琉璃、小山內琉璃、小沼希美(原本在媽媽胎夢裡說好要叫琉璃的)、綠阪琉璃……後三個琉璃明顯共同之處,是在就學年齡左右都生過原因不明的大病導致持續不退高燒,之後就有了不明顯但是確實的截然改變,譬如露出成年女人眼神、喜歡唱多年前的老歌、懂得她還沒有出生年代的知識、沒有學過就能寫得難的國字、熟悉從沒看過的都彭打火機……等遠超出父母理解的自家孩子行為舉止,還有都喜歡吐著舌頭笑。讓人很難將這些雷同歸因為純屬巧合。

然後與這四個琉璃的存在命運緊密相關的男人叫做「三角哲彥」,人長得英俊消瀟灑且真摯深情--不過除了「第一代琉璃」正木琉璃確實與三角哲彥初次相識、戀愛之外,「其他的」琉璃都是在大病後以不可思議的方式知道三角哲彥其人的存在--然後都即使離家出走也想要找到這個男人。呃,似乎三角哲彥特別受叫「琉璃」名字的女孩子歡迎。湊巧的是,這四個琉璃都知道那句「琉璃與玻璃,見光都生輝」暗號……

《月之圓缺》

然後這四個琉璃一秒都不曾同存在這個世界上--「後一個琉璃」的生年正是「前一個」琉璃的卒年--她們的更替彷彿大隊接力似的的交替關係。「此滅故彼生」。是因為命運的捉弄嗎,她們另個一致性就是都運氣不好活不長命,活最久就是第一代琉璃在二十七歲身為人妻與三角哲彥出軌,之後因火車站「意外」死於非命,第二和第三代琉璃最長只活到十八歲就因事故死亡、以致還來不及見到念茲在茲的三角哲彥……所以當第四個琉璃終於能出現在三角哲彥眼前時,一個已是快像《高年級實習生》的勞勃.狄尼洛,另一個則是揹書包的小學生,這一對「前世愛侶」還擦得出愛情火花嗎?

是說這整個有關琉璃轉世」與三角哲彥的愛情故事,是以奇幻的「轉世」設定為基礎得以存在。聽說有一個知名的民間傳說,上帝讓最初的人類在兩種不同的死亡方式中選擇,一種是死後留下子孫、另一種是像月亮般盈虧轉世……很奇妙是不是?這個基礎的「轉世」設定,在在讓我聯想起過往閱讀《達賴喇嘛 14 世自傳》,達賴喇嘛(現在還活著這一個)自述小時候曾展現匪夷所思的「前世記憶」,只是隨著年齡增長就再也不復記憶……而琉璃即使長大了仍然記得之前琉璃的記憶,支配著她追尋過往與三角誓彥的愛情誓約,無論如何誓要與三角哲彥再聚首。

images (1)

在琉璃這樣異於常人的生命流轉過程當中,琉璃既記不得死亡後的世界、也沒有孟婆舀孟婆湯給她喝,因而琉璃得以保留前世記憶、一次又一次換湯不換藥地重來。

只因為對同個男人念念不忘的愛戀,所以能像月亮一樣死去又復生不斷輪迴,使再次聚首成為可能。這就是所謂海枯石爛、堅貞不渝的真愛嗎?竟也有這樣的事!日本作家吉井勇的短歌:「我願向君誓,阿蘇煙已絕,萬葉集已滅,我心仍向君。」永永遠遠轉世又轉世、就是為了要相聚在一起,這種程度的執念。可是我說何必呢?多數的人要是每天吃到同道菜都會說看了都想吐,這是人性!如果愛侶生生世世廝守日日相對,又會是什麼樣的景況?也會像電視上幸福老先生老太太白髮相守般甜蜜嗎?不知道一萬對愛侶有幾對能如此,嘖嘖!

images (2)

再說回「輪迴」的話題,如今因為科學昌明、教育我們排斥無法用科學證明的事物,早已經越來越少人真正相信「輪迴」、「死亡世界」這類的事了。我過往有位師長對這樣的嚴肅生命話題非常感興趣,介紹我們讀過像《前世今生-生命輪迴的前世療法》、《生命輪迴-超越時空的前世療法》這類討論輪迴現象的書,當中提到不少轉世孩子的實例。如今這兩本書我都還留著,不過週遭已經好久都不曾再聽人提起過這類光怪陸離背離科學的「迷信」議題了。這是時代的趨勢,如今在小說裡以讀到以日本人的視角討論,覺得怪新鮮的!

又說到人命當真危脆。之前有天早上我出門上班時,看到我家附近常出車禍的四叉路口有兩個女人燃燒大堆金紙,我父親問路過的熟人原來那是要燒給最近一件死亡車禍裡逝去的年青人……不禁讓我起了浮想聯翩:倘若心懷遺憾逝去的人們都像《月之圓缺》裡的琉璃這樣,抱著對戀情的執念像月亮般月盈月虧重覆轉世完成願望,好像也挺……恐怖的是吧,嗯?

《月之圓缺》  

最後再說一個有點相關的題外話。今天上班後同事滑了一陣手機說,今天是「情人節」耶!然後我們沒有脫單的人,就問起另一位同事與她男朋友今天晚上有沒有什麼計畫之類的話題。在 2018 年情人節當天發這篇講述因戀情而「輪迴」的《月之圓缺》一文,純屬巧合呢。 

  <一派狐言謝謝皇冠文化 2018 年 9 月新書《月之圓缺》試讀,常聽電視劇或小說裡情侶互相誓說,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之類的甜蜜話。我覺得她(他)們要是讀過這本《月之圓缺》的話,下次要互誓永永遠遠之類的諾言時,也許該考慮一下附上超小字的細則、但書什麼的比較安全……(汗)

[《月之圓缺》試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赤匪狐 的頭像
莫赤匪狐

哪狐不開提哪狐

莫赤匪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