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故事》  

長篇言情小說《台北故事》,是「鏡文學」(Mirror Fiction)小說與劇本平台人氣作家「台北人」的力作。在閱讀文本之前光看書名,讓我不禁聯想起白先勇先生的經典名作《台北人》;讀後雖然發現軸心情節是沒什麼關聯,不過同樣說的無非是「台北」這塊寸土寸金土地上人們起起落落的悲歡離合……這次說的是攸關兩個台北男人的感情故事。

作者「台北人」生於上世紀八零年代,而《台北故事》主要的故事年代大約九零年代,可以想見其中有作者在這方土地上生活的真實點滴;比如說地名「三重」、「新店」等地一再出現,還有西門町、華西街、林森北路、中山北路、國賓飯店、陽明戲院……知名地段與建物,連我這難得踏足台北的人都耳熟能詳。對於居住這方土地的人們肯定更感到萬般熟悉吧!

忘情水忘情水

以及九零年代的知名「音樂」與「電影」。作者「台北人」在鏡文學平台的作品,知名的特色就是以他聆聽的音樂為素材寫故事;在這次長篇小說《台北故事》裡也不例外,在各篇章間總無意有意地帶到當年膾炙人口的台灣流行音樂,知名歌手張學友、劉德華、王傑、齊秦……當年走紅半邊天的經典歌詞,配合故事情節由卡帶與唱片流瀉而出……以及經典電影如周星馳的《國產零零柒》也都適時出現囉。曾經過那個年代的朋友們對這些影音元素想必都不陌生。我想假裝很年輕的話自然不能表現出很熟的樣子。 

這個台北這方土地的故事,以兩條主線分別由兩個男主角的視角輪番帶出,採兩人共同敘述同段歷史或交替連綴故事情節的方式順序進行。

忘記你我做不到忘記你我做不到

第一個男主是「程瀚青」。唸高中的時候程瀚青的媽媽被朋友倒了會,全家一夕之間債臺高築,父親氣得中風、母親也在隨後事故中死亡……簡直掉入地獄一般;程瀚青當年十八歲帶著刀到公園坐了一晚想殺人,因為形跡可疑被警察臨檢逮去少年輔導!隨後為了家計高中沒唸完就到車行當學徒……負起一家家計的責任把弟弟拉拔送上博士班。

程瀚青從高中輟學開始一路當黑手上來,鎮日與車子和扳手為伍,有著寬闊的堅膀、厚實的手和沉穩內斂的性格。寡言少語的程瀚青,在十九歲時認識另一位男主角「高鎮東」。

一場遊戲一場夢一場遊戲一場夢

第二個男主「高鎮東」人長得帥氣瀟灑,喜歡的女演員是主茵,從高中開始就是染髮刺青混黑道的小流氓,混撞球間、討債、在迪士可圍事、街上火拼……樣樣不少,最後混到酒店當經理也不脫兄弟氣息,仍然離不開黑社會的恩怨仇殺……當心!人家都嘛說「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所以閱讀著故事之間我一直為高鎮東額外多擔了一個心……

可是高鎮東人高長得帥、口才又好,酒店的小姐都願意主動投懷送抱,只要他點個頭哪少得了女人?對外也是手段漂亮、黑白兩道都能吃得開,我好像想太多擔了不必要的心。不過沒辦法,我就是信奉莫非定律的悲觀主義者嘛! 

這樣兩個都很 man 的台北男人之間,會是什麼樣的故事?他們的關係是戀人」呢,猜對了嗎?這個台北故事講的是他們兩人同性戀愛的故事。可是光從程瀚青和高鎮東的外表,實在很難讓人聯想到他們的關係是「戀人」……他們的關係就像電影《斷背山》(Brokeback Mountain)般的同性戀愛關係。他們一起看電影、釣蝦、飆車、打架、出國、做愛……分分又合合。

Brokeback Mountain斷背山

「最好的時候我曾恨不得把什麼都給他;最糟的時候,我想過把他打死……」這台詞出自於「程瀚青」,這很有男子氣概的車店黑手無法喜歡女人,隱瞞了大半輩子性向才被弟弟發現,最愛高鎮東;而高鎮東則是雙性戀,對女人與男人都可以,但是對程瀚青有著不同於一般的認真……

提到「同性戀愛」,即使在現代號稱可以承認多元成家的時代仍然很困難,去年 2017 年出了一本婚姻平權紀實的同性戀愛小說《愛的勝利 LOVE WINS》,正是描述主角好不容易在美國婚姻平權界打了受注目的一仗改變美國憲法同意同性婚姻;相對之下在九零年代保守的台灣,同性戀情根本是沒有未來的,多數人不過是抱著「明天的事,讓明天再說」逢場作戲玩玩關係。然而身在台北的程瀚青和高震東不僅是玩一玩的關係、而是對彼此產生了真正的感情……人家都說「男人是下半身動物」,他們這段關係該會有什麼結果?

是說《台北故事》除了程瀚青與兩人的愛情之外,十萬字的內容也旁及週遭人們的婚姻與愛情;可是除了程瀚青的弟弟之外,其他人物的愛情結局都很淒慘……悲催到賺人熱淚的。愛,真的這麼難?  

 <一派狐言謝謝鏡文學的《台北故事》試讀,在閱讀之前我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個同性戀愛的故事,閱讀了之後對當中的人、事生起了一種似乎能切身感受的覺受。愛,不管在異性和同性間都不容易是吧! 

[《台北故事》試讀]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0412983032493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赤匪狐 的頭像
莫赤匪狐

哪狐不開提哪狐

莫赤匪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