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路上,我常因有趣的事物而分心佇足--也許一小方景緻、奇特的物品,抑或迷人的動物們--喵,其中路邊時而巧遇的貓貓們,不論是毛色黃貍、灰貍、墨黑、白底黃貍、白底灰貍、甚至難得一見的白襪貓……又格外吸引著我。

影像0209

對於貓咪一族,我總覺得有股難以捉摸的神秘氣質,總不曉得牠們會帶來什麼驚奇。不過我總知道,到一地去如要找貓,就往有人餵的地方找貓貓多。比方說之前租賃房屋在台南玉井,住處附近因為有不少流浪狗徘徊,所以難得看到什麼貓類(就算有也都顯得警戒而形色匆匆);然而有回我到幾條街外賣鹽酥雞的路邊攤買吃的,在等待的時間就被一隻貓咪的身影了注意力;我拿著手機尾隨貓貓跟拍到攤子的後頭,旋即驚訝地發現在燈光能及與不能及的範圍內,聚集了為數眾多的貓咪,以炯炯有神的雙眼監視著我的一舉一動。仔細一看,可以看到貓咪們多半毛皮骯髒零亂並且警戒心非常高,顯得都是無主的流浪貓。可是怎麼會聚集這麼多流浪貓呢?我猜或許攤子有好心人餵養吧,所以能招徠這麼大的貓群……即使如此,貓咪多是多卻野性十足,都不肯文靜地擺姿勢讓我拍張照,遺憾!

又譬如我常去存、提款的二溪農會,剛去沒幾趟我就留意到在農會門口附近流連的喵喵多得有點不尋常,但仔細觀察貓咪的毛色行動後又覺得不像有人養的家貓。於是一時我也搞不清楚為什麼貓貓多。直到有次我去的時候,恰好遇到農會行員拿出一包魚骨飯,貓咪們聞聲喵喵地麕集起來,我上前搭訕問話後才曉得,原來是有位行員看貓貓沒得吃很可憐,總會準備食物餵這群流浪貓,即使那天她請休假也預留了食物在冰箱請同事代餵。儘管有人餵,這群貓咪顯然不認可我這陌生人,只要我拿出手機趨近拍照,隨即跟我玩起「躲貓貓」遊戲來。

農會前等貓飯吃的貓咪之中,我一度特別想拍其中一隻綠眼斷尾的黑貓,然而這麼久以來卻保持一貫的孤傲從不肯讓我靠近,倒很符合朱天衣在 《我的山居動物同伴們》中「郵票貓」理論所描述的黑貓特質,也只好尊重牠囉。那位準備飯給貓的行員也很有趣,看我老去逗貓於是好幾次問我要不要抱回去養?偶爾逗逗貓、幫貓咪拍拍照是可以,可是要養隻貓咪卻沒辦法呢,只好先婉拒她的好意囉。

影像0207  

說起我平常愛拿出手機,用內建相機隨手拍有趣事物的習慣,常因為受限於相機的焦距短、拍東西要靠得近,所以用來拍野性強的貓貓就很不方便,因為等到我將手機鏡頭遞到可拍清楚的距離時,目標老早就一溜煙地跑掉了。為此我拍路邊不認識的貓時難得有一兩張好作品。這情況讓我想起荒木飛呂彥先生的作品《JoJo冒野郎》有一個篇章主角是「溝鼠」,深度地談到了野生動物對於可能威脅的警戒距離比較遠,而我用手機拍攝野生貓咪顯然已近到侵犯了牠們的安全距離吧,Sorry!

少見的例外是,我在二溪南瀛天文教育園區遇到過一隻特別的白底灰貍老貓,貓毛破損殘缺外眼睛也怪怪的,但是很愛新近人、一點都不介意我拿手機近距離拍牠,並且特別愛跟人撒嬌,只要對牠好些牠都願意過來磨蹭一番撒嬌--尤其是吃飯的時刻,給牠東西吃的時候貓貓就顯得很開心地喵喵直叫。我聽園區志工說,這貓咪是自來的野貓,不知道從哪裡鑽來後就老油條地賴著不走,是我所遇見過最友善的無主貓。

於我家周遭,難得在路邊見到蹓躂的貓,就算偶遇也是極度機警小心警戒,我想原因是附近的流浪狗。我家附近流浪狗之多,久而久之竟發展出成群圍獵貓咪的狩獵法,我就親見過貓咪被一大群狗追逐後逃上芒果樹梢躲避,樹下就有好幾隻狗守著不肯走、有隻狗還很特技地往樹上爬撲的情況;等到我去仗義驅離狗群身,那隻在樹上渾身緊繃的貓咪已經嚇到簌簌發抖……只是其他的貓就不見得都能逃過一劫。可見游盪貓也不見得好當。

相較之下,在網友部落格裡見到的家貓,如多多、咪瑣、多小貓、妮妮……就顯得很幸運,被主人們呵護得很好,在牠們的照片裡眼中都不見路邊貓會有的疑懼不安,顯見命運大不同……儘管如此,我覺得不管是路邊貓還是家貓,都很神秘迷人呢,令我忍不住佇足……。

《靴下貓》http://channel.pixnet.net/reading/event/info/2349

 

唔,想特別點一首張懸唱的《寶貝》給我所遇到過的貓貓們,想告訴他們:”要你知道你最美!”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赤匪狐 的頭像
莫赤匪狐

哪狐不開提哪狐

莫赤匪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