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鬱    

……當網頁導讀中「躁鬱症」幾個字映入我眼簾,一時它並沒有在我的心上起明顯的變化,但它就如同入了土後的種子般有自己的生命;等到相關的思維吸夠足夠的能量,思緒就像土司上的黑黴菌般蔓延開來。

我是在大學三學分通識課程『普通心理學』中,首次聽到風度翩翩的教授,系統性介紹「躁鬱症」、「憂鬱症」等西方心理學名詞,詳細上課時學了什麼已經不復記憶,但我瞭解到了這些現代文明疾疫,不像天花或白喉般有吃了就可根治的特效藥--臨床心理醫生是可以開藥出來,卻是治標不治本式的幫助;當我們遇到情況,事實只有耐心和關懷是真正的工具--我模糊地認知到,這可不是種藥到病除的簡單任務。

後來工作後接觸到年輕的孩子,我注意到人群中有時候會出現一些孩子,他一般的時候表現中等或者優異;但是有時候在某種情況(時期)中時,卻表現出莫名難以控制的躁鬱或者情緒問題,令我感到很困惑。直到家長告訴我,小孩經某知名醫院某科某醫生診斷為躁(憂)鬱症,現在定期回診或者是領哪一種的抗憂鬱劑,希望我多幫忙代為注意小孩,我才覺得獲得合理的解釋。為此我心理除了感到同情外,也常會在孩子身上黏貼了「易碎品」的隱形標籤,並隨著調整對待他們的標準寬鬆一點;同時,我發現沒有任何事比心存關懷、行為仁慈更有幫助的!

然而我沒有想到的是,後來我喜歡上一個遠方的女孩,她的舉止總帶點淡淡的幽鬱美好氣質。告訴我她曾經有因為躁鬱症的關係,輕生後入院住了段時間……

這對我而言是很震驚的事,讓我聯想起之前遇到過的那些脆弱的孩子。當時我所能做的似乎就是付出更多的愛和關懷--雖然有時如泥牛入海般無用--守護這段如陶瓷般易碎的愛情。但事實證明我不夠能力處理這段關係,無疾而終!我的愛最終沒幫得上我們,讓我感到如此大的遺憾,使我迫切地想知道「心」是什麼?西方式的精神分析法和神經心理科學無法滿足我知的需求,令我將求知觸角朝向東方哲學對心的研究範疇,在心靈之道第一次看到改變的曙光。

躁鬱  

這時代是一個不穩定的年代,什麼事都變化得這麼快,在我們剛適應什麼時社會竟就說退流行、過時了;甚至是:北北基聯測到底會辦還是不辦呢?沒有任何人能向我們保證什麼是確定的!太多的幻象太少的真實--令不管有沒有躁鬱症或其餘精神官能症的人,痛苦指數也是如此地高,已經到了一個令人難以忍受的地步。但願思瑀與我們,能夠撥開迷霧在生命中再次為生命做真實的定位!

《親愛的我,你好嗎?》思瑀 http://channel.pixnet.net/reading/event/info/1354

 

創作者介紹

哪狐不開提哪狐

莫赤匪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龜
  • 小龜有三位躁鬱症的好友, 二位已嫁做人婦 目前少有往來.
    還有一位仍保持連繫,她是我的國中同學
    偶而 小龜還是會打電話給她,邀她出來走走
    只要我們開始對話 只要我輕輕的說一聲"加油"
    原本汪在她眼眶裡的淚水便再也無法止住,一下子全湧了出來......
    -----------------------
    希望那位遠方女孩已走出躁鬱症的陰霾 :)






  • 對於躁鬱症我一直無法定位它,是心因性的,還是病理的呢?
    聽說外國的研究,可以從核磁共振的影片看出一個人的精神症狀,所以算是物理性的囉;
    可是在禪修時有位師姐也是數十年的躁鬱症,師父卻絕對強調自己堅強起來就沒有問題.
    哎,真讓人迷惑,我是這麼覺得. 囧rz

    希望那位遠方女孩走出所有的陰霾.

    莫赤匪狐 於 2012/10/24 12:35 回覆

  • 老劉
  • 耐心、關懷、同理心
    或許能夠舒緩犯病者的心房壓力
  • 我看過幾個躁鬱症的例子....個人覺得,他要有意願改變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他如果沒有打算改變現狀的話,大羅神仙也沒有辦法啊 @@

    莫赤匪狐 於 2016/06/13 11:33 回覆

  • 老劉
  • 某些莫名缺乏安全感
    造成心理壓力而表現出躁鬱的行為
    別人很難理解箇中痛苦
  • 就是啊,有的人就是翹腳坐在那裡或者舒服地躺著心裡也煎熬無比,能拿他們怎麼辦呢 = =a

    莫赤匪狐 於 2017/05/16 07: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