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的翻譯員》    

短篇小說集《醫生的翻譯員》(Interpreter of Maladies),是印裔美國作家鍾芭.拉希莉(Jhumpa Lahiri)的首部作品;書一出版即廣受大眾矚目、同名短篇〈醫生的翻譯員〉贏得 2000 年普立茲文學獎等文學大獎,隨後更在全球賣出一千五百萬冊!天培出版社曾在 2001 出版過中譯版本,事隔十餘年如今隨著作者鍾芭.拉希莉新作《另一種語言》(In Other Words)問世,於是加碼再次推出《醫生的翻譯員(增訂新版)》值得收藏。

鍾芭.拉希莉

《醫生的翻譯員》共收錄有〈一件暫時的事〉、〈醫生的翻譯員〉、〈皮札達先生來晚餐〉……及〈第三暨最後一個大陸〉等九個短篇,內容都是真實人生中可能見到的人生戲劇淡然上演,沒有誇張的修辭與艱難的用辭,讀過後卻會讓人再三反芻故事背景中流動的情感,是會觸動心湖引起漣漪餘韻的文字。由平凡當中見到深刻,我大概可以理解為何這麼一本看似平凡的小書為何備受國際讚譽了!

《醫生的翻譯員》

第一個短篇〈一件暫時的事〉。「秀芭」和「蘇庫瑪」這對夫婦是從印度到美國留學、拿到綠卡後留下來工作的移民。她們第一次見面倒是在劍橋一個演講廳遇見,之後在這異國相戀、結婚、秀芭懷孕;可惜秀芭的第一胎在生產時沒能保住、而當時蘇庫瑪因為工作人不在醫院……之後兩人之間就不能再回復像從前那樣,甚至無法再好好與對方交談。

這時一個為期五天的施工公告,告知他們連續五天晚上八點開始電力會因施工中斷一個小時!因為停電的關係,兩人不能再躲在書房或工作後頭;在黑暗中秀芭建議兩人互相告白:「在黑暗中向對方說一些不曾告訴對方的事」。可以是一些小事、甚至是刻意隱瞞對方的事……於是他們終於又能夠交談了。秀芭和蘇庫瑪他們在黑暗中相互真誠傾訴衷曲,然而結果是吉是凶呢?

我不得不說,人家要是突然願意敞開心胸開誠布公……不見得是什麼好事。嘖嘖! 

4

同名榮獲多項大獎的短篇 〈醫生的翻譯員〉,說的是美國人達斯一家到印度觀光旅遊、參觀太陽神殿的一段經歷。長尾葉猴跑到路中央、直接跳到達斯先生他們車子的引擎蓋上;而達斯先生就像好觀光客那樣,拿著大照相機到處拍照留念。

他們的印度導遊「卡帕西」原來只有在星期五、六當導遊,其他時間卡帕西在醫生診所當譯員,替醫生與(使用不同語言的)病人之間互相傳遞訊息。所以他擔負醫、病間的重要橋樑責任——雖然不到像幫國家元首擔任翻譯那麼重大,但是如果把肚子痛的病人說成頭痛,或像舒琪演女主角那部《我的老婆是老大 3》電影中的翻譯玄英那麼兩光便糟糕了!

卡帕西身為「醫生的翻譯員」,給達斯太太一種獨特的感覺,竟然在印度陽光下把一件她保密了八年不曾和任何人說的重大秘密、趁著達斯先生不在的空檔無保留地告訴了卡帕西……卡帕西能說什麼適當的話語或療法(?)嗎,讓達斯太太不再因那個「不能說出口的秘密」而痛苦?

下載

其他七篇短篇描寫的也都是像這樣的生命浮世繪。鍾芭.拉希莉筆下的故事裡頭都是生活中我們會見到、遇到的合理人生,沒有什麼印度神祇或魔幻冒險故事,然而她很善長從平凡日常帶出生命的深刻面向,尤其擅長描寫移民在第二個國家裡的奮鬥及內心掙扎、文字俐落乾淨帶著適當異國氛圍,從宗教、習俗、政治、戰爭、音樂、飲食、服裝……等多個面向側寫生命觀,平凡中觸動人心。

《另一種語言》   

然後我不禁注意到鍾芭.拉希莉筆下描寫的印度人(或孟加拉人),常是從印度遷住美國(或英國)的學生、移民與移民後裔,就讀的多半是名校如麻省理工學院、劍橋大學、耶魯大學、史丹佛大學,不論是住倫敦、曼哈頓、加州,都是表現很優異的佼佼者,以無聲的語言在在提醒印度於全球競爭力當中的優秀排名。讀著這本《醫生的翻譯員》,在沙麗、三角餃、大吉嶺茶等印度元素塑造出的印度氛圍當中,我不時分心想到的是這些有的沒有的事。 

<一派狐言謝謝天培文化在九月一日出版的《醫生的翻譯員》,作者鍾芭.拉希莉很能抓住生活中看似平凡時分的深刻思維,我特別拿來與天培 2001 舊版比較著閱讀。新書封與舊書封風格完全不同,兩個版本的書放在一起好似是不同的個體一般,滿有趣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赤匪狐 的頭像
莫赤匪狐

哪狐不開提哪狐

莫赤匪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