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鄰》  

德國驚悚小說《惡鄰》(Fear)作者是榮獲多項寫作大獎的得主德克.柯比威特(Dirk Kurbjuweit),這是他頭一本被翻譯成英文的作品就已順利賣出十八個國家版權;作者撰寫了「愛好和平中產階級」對「神經病壞鄰居」令人驚悚的「戰爭」,深受好評已改編搬上大銀幕。既是講究細節的德國小說佳作,敘事的精緻度有目共睹。

家住柏林的「藍道夫」是成功建築師,有房有產銀行裡有存款,擁有良好的社會地位,一家四口(藍道夫夫婦與一雙小兒女)堪稱西方中產階級的優雅典範;有天藍道夫 77 歲的老父卻跑去(當面)槍殺了藍道夫的鄰居,然後因「過失殺人罪」被判徒刑 8 年定讞。整起殺人事件無論怎麼看,都是精心計畫、心智健全下執行的殺人案。一般人沒事不會跑去槍殺兒子的鄰居,究竟藍道夫老爸是怎麼搞的?

藍道夫的父親是業餘射擊高手兼神經兮兮的怪人。明明是汽車銷售員,不但每星期必到靶場打靶而且自小教子女開槍射擊,在家裡收藏了數十把長長短短的槍械,還每出門必在腋下裝好槍套佩槍,不知道的人還會以為汽車銷售員是超危險的工作。可是就算藍道夫的父親確實有點怪,但也不至於「ㄅㄧㄤˋ」掉兒子的鄰居吧? 

 Fear

藍道夫一家的麻煩是從搬進新買的公寓開始。他們的地下室住著房客「提貝瑞歐斯」,剛開始很友善還烤餅乾歡迎新鄰居、藍道夫家的孩子也喜歡這人;可惜「好鄰居」才過沒有多久就開始莫名其妙、亂七八糟、不三不四……他不但寫情書給藍道夫太太,還跟警方誣告藍道夫夫婦性虐待自己家的小孩。道道地地的神經病一枚! 

藍道夫住的一樓公寓與地下室鄰居只隔三十公分、中間只有鑲木地板沒鋪地氈,雖然還不至於雞犬可聞,但是如果動作太大就很可能會吵到對方;這麼親密的「芳鄰」提貝瑞歐斯原來是弱勢的社會邊緣人:提貝瑞歐斯是孤兒無親無故,在育幼院長大有過被性侵犯的遭遇、雖然人很聰明但罹犯「重度憂鬱」、長期失業靠政府津貼補助生活,他住的地下室還是社工單位幫他付的租金呢。

下載 (2)

地下室的鄰居開始偷窺、監視藍道夫一家,還開始寫詩給藍道夫美麗的妻子示愛,內容盡是與「性愛」死亡有關,令人尷尬不已;如果鄰居鬼祟的騷擾僅只是這樣還好,問題是越來越過份。除了監視、偷窺之外,還時不時叫警察控告藍道夫夫婦性虐待子女、極盡變態想像力之能事!

在德國要是被控告「虐童」不管警方是否採信,是要立刻現場做筆錄的。搞這麼大。地下室的仁兄肯定有病、而且病得很嚴重?藍道夫還嚴重懷疑地下室的傢伙是神經病外還是噁心的「戀童癖」?那就更令人憂懼了!

《動物星球》頻道我們都知道,就算是獅子也知道不要隨便去惹火保護小象的象父母。是該採取必要手段!可是藍道夫是愛好和平的好人一枚,長期濟助非洲孩童、領養了一頭印度老虎,還捐款給地震、天災的災戶,拒絕所有的暴力!所以在德國這樣一個愛好法治國家藍道夫如魚得水,自詡是奉公守法的忠誠中產階級,相信國家能夠保護像他這樣的好人平安度日。

下載

問題是警方與律師卻表示對提貝瑞歐斯的騷擾無法可管。德國法律不能禁止人家幻想,所以就算告提貝瑞歐斯「毀謗罪」也是只能罰款了事(當然是社服單位付的錢),因此除非發生人身攻擊、藍道夫家人受傷,否則官方愛莫能助……甚至無法對提貝瑞歐斯申請「禁制令」什麼的,這樣怎麼叫人安心過活? 

提貝瑞歐斯這個神經病也許確有可憐之處,但是常言道「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也是真的,當藍道夫向提貝瑞歐斯抗議他還揚言「我不在乎去坐牢」表明他就是賤命一條霍出去跟藍道夫他家摃上了!喂喂,做人沒有下限的是不是?可是就連警察也不能拿他怎麼辦啊!

藍道夫一生自詡為「文明中產階級」支持和平,可是政府法律完全幫不上他的忙,任由他陷入無作為的懦弱情境當中……   

下載 (3)

原本最合理的解決方式是叫瘋鄰居滾蛋……但如果他不肯搬也趕不走,不然就是自己搬囉?可惜藍道夫自認為是絕對正確的一方,於是像驕傲的孔雀絕不肯認輸從自家搬走。很正常,我又沒有錯幹嘛要我搬?可是提貝瑞歐斯一而再、再而三叫警察上門盤查藍道夫夫婦,可怕的指控種下「虐待兒童」的疑懼種子……不但藍道夫的朋友們會懷疑控訴不是空穴來風、連藍道夫夫婦都開始懷疑彼此是不是真幹過什麼……或自己無意識幹過什麼?虐童陰影籠罩在這個好家庭上。

儘管地下室的惡鄰來來去去就是那幾招,沒有再一步戲劇性的發展了,但始終是讓人精神緊繃的潛在威脅。如鯁在喉、芒刺在背。對藍道夫一家來說,情況多多少少每下愈況! 

雖然提貝瑞歐斯說起來還不到像電影《恐怖社區》(Disturbia)的惡鄰等級,但是我們遇到這種倒楣事,多少都會暗自希望對方為什麼不乾脆去死一死對不對?但應該很少人做到像藍道夫家這樣由老爸出面,以電影 007 愛用的「瓦爾特 PPK 手槍」當面轟爆鄰居的腦袋……嗯?藍道夫他家對惡鄰的戰鬥,究竟真相如何?有令人吃驚的轉折喔! 

瓦爾特 PPK 袖珍手槍  瓦爾特 PPK 袖珍手槍

話說在讀《惡鄰》我頗有感受。因為在實際日常生活中我認識一個國小六年級學生,從老早以前就會跟蹤、追逐、打電話騷擾同學和喜歡的女孩子。不管怎麼勸誡他就是覺得「我又沒有怎麼樣」,所以還會沒事到人家家裡去騷擾;直至有一次女生家長當面「勸告」他,之後來是有比較收斂……呃,至少他不敢跟到人家家裡去了。 

想到這年頭像這樣是非偏差的人越來越多,令人憂懼。我記得不久前有件「情殺案」的新聞,監視鏡頭拍到受害者到警察報案加害者還大剌剌尾隨進警察局。最終還是沒能阻止悲劇,令我深受震撼。法律事實上有其限制與漏洞,最擅長事後收拾殘局。看來這年頭不管法不法治在德國或台灣,大家都多少要自求多福欸! 

 <狐言狐語要謝謝愛米粒《惡鄰》試讀活動,原來就算是西德這樣重法治的國家,法律也仍然會難以預防犯罪、只能事後處罰的缺陷,結果守法的人飽受困擾、直到再也受不了終於爆發為止……是說我向來就不信任法律所代表的公義就是惹。唉。 

[《惡鄰》試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赤匪狐 的頭像
莫赤匪狐

哪狐不開提哪狐

莫赤匪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