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澳洲!當然想去啊,在讀《遊牧夫婦》導讀前就如此啊,讀過更想去。渴望去的程度呢,大概像一隻餓壞了的無尾熊,見到一大把嫩綠油加利葉那樣渴望吧!但這不只是一股血氣的衝動,而是像彩色拼圖般慢慢形塑而成的唷;比如說閱讀片山恭一《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情》後,嚮往亞紀在生前沒去成的這片澳洲土地。 

無尾熊        

莫赤匪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2) 人氣()